巴塞罗那最简单被忽视的老城区,西班牙白叟居然也跳“广场舞”_沙漠玫瑰__新浪博客

12 4月 by admin

巴塞罗那最简单被忽视的老城区,西班牙白叟居然也跳“广场舞”_沙漠玫瑰__新浪博客

巴塞罗那最简单被忽视的老城区,西班牙白叟居然也跳“广场舞”_沙漠玫瑰__新浪博客
巴塞罗那被人们赋予了“高迪之城”的美称,许多游客却疏忽了它的老城区。其实,老城区才是这座城市另一番魅力地点。扑朔迷离犬牙交错的大街,使人们在其间尽享迷失方向的趣味。散步其间,似乎在赏识一部穿越前史的电影。或古典精巧,或雄伟严厉,或幽静宛转,或人山人海…… 巴塞罗那老城区学名叫做“哥特区(ElGothic)”,从加泰罗尼亚广场和兰布拉大路顺着各条参差无序的冷巷穿来过往便是这一区域。其前史能够追溯到古罗马人用围墙围起的盾形城区,今日看到的街巷、宫廷、广场和教堂都是建立在古罗马时期的遗址上。这个曾富贵一时的街区才是巴塞罗那真实的中心,既无缺地保留了扑朔迷离的大街规划,也不失陈旧的地中海乡镇的颜色和喧哗。 从古罗马年代的修建遗址到中世纪的街巷,从西班牙内战时期的前史遗物到充溢现代感的商铺,夹杂着扑鼻而来的美食香气,还有那些经营至清晨的小酒吧和街头演员,使得这一区域变得朝气蓬勃,成了现代化的巴塞罗那最为古典的“景点博物馆”。 左面的高楼墙面绘有精巧的彩绘岩画,路途止境显露的便是加泰罗尼亚音乐厅(Palau de la MusicaCatalana)。贵为国际文化遗产的音乐厅是高迪的教师路易·多梅内克·蒙塔内尔于1905-1908年间规划制作,是巴塞罗那最令人震慑的现代派风格修建之一,不只外墙遍及颜色艳丽的雕塑和陶瓷装修,内部的玻璃幕墙与马赛克装修也美轮美奂,它是欧洲仅有一个白日靠自然光照明的音乐大厅。 我预订了今日晚上在这儿的扮演,白日正好顺路过来取票。 又拐过一个街角,一线天般的冷巷天边缝中显露了大教堂的尖顶,指引着我来到了巴塞罗那大教堂前。 巴塞罗那遍及大大小小的教堂,而圣家堂又抢走了不少风头,其实,这座教堂才是天主教巴塞罗那总教区的主教座堂,只因身处于同一城市的圣家堂的巨大光环之下,才使得巴塞罗那大教堂被严峻轻视。不知道圣家堂完全完工后,主教座堂会不会改变。它的全称是“圣埃乌拉利亚大教堂(Catedralde Santa Eulalia de Barcelona)”。 教堂得名于圣女“埃乌拉利亚(Eulalia)”,公元2世纪,伊比利亚半岛还处于古罗马帝国的控制之下,但其时的古罗马帝国不允许崇奉基督教,年仅13岁的埃乌拉利亚不愿意变节崇奉,遭受包含滚钉板、火刑等多种严酷的惩罚,宁死不屈,最终被严酷地斩首。听说尽管她遇害时已是4月末,却忽然天降大雪覆盖了她的尸身。她殉难后就被奉为圣女和巴塞罗那的保护神一向至今。或许,西班牙也有“六月飞雪”的传说吧。 大教堂建于13-15世纪,主体在14世纪竣工。今日看到的这个雄伟富丽的外立面直到19世纪才靠一位银行家的赞助修建完结,大门正中肃立着耶稣的雕像,十二门徒排列两边,外墙上装修着各式各样的滴水怪兽。 除掉圣家堂外,西班牙的教堂大多为哥特式,除掉多受法国和德国的修建影响外,最重要的原因是大部分教堂都建于12-15世纪的“收复失地运动”期间。“哥特式修建(Gothicarchitecture)”由罗曼式修建开展而来,是一种昌盛于中世纪顶峰与晚期的修建风格,被文艺复兴所承继。其实“哥特”这个词在文艺复兴后期才呈现,带有贬义,原指“野蛮人”,是罗马艺术拥趸们关于中世纪鼓起于法、德等国的艺术形式的蔑称,哥特式修建起源于12世纪的法国,其最大特色便是飞扶壁、尖形拱门、肋状拱顶、繁复层叠的门饰和多根细柱组成的竖柱,外观如火焰般向上升腾。内部空灵崇高又阴沉庄严,阳光透过五颜六色花窗,巨大的空间让人感觉到自己的藐小,粗大健壮的立柱似乎通往天堂。法国的巴黎圣母院、亚眠大教堂等都是这一类修建的典型模范。法国亚眠大教堂 布满雕塑层层推动的大门似乎带着一股微弱的吸引力将我引进教堂,由于教堂制作时间较长,因而呈现出不同的修建风格,内部下新哥特式。巨大的立柱向上延伸至拱顶并成为肋架,和在意大利看到的许多教堂不一样的是,哥特式教堂的拱顶上没有颜色斑斓的天顶画,反而显得分外严厉,令人心生敬畏。 严厉的主祭坛,壮丽古典的唱诗班座位,各个祈求室中供奉有西班牙各手工业行会的保护神,还陈设着宗教岩画、雕塑和华美耀眼的金银用具。主祭坛的前方便是“镇殿之宝”——埃乌拉利亚圣女的墓穴。 教堂全天敞开,但分时段收费,免费时段为上午12:45前和下午17:15后。惋惜的是,我错过了教堂回廊(ElClaustre)的敞开时间,这个建于1448年的回廊自建成之日起就一向保持着圈养13只白鹅的风俗,为的便是留念13岁殉教的圣女埃乌拉利亚。在教堂中养鹅恐怕在全国际也是绝无仅有的吧。 作为主教座堂,这儿是巴塞罗那举办重要宗教事务和节庆典礼的当地,咱们了解的前国际奥委会主席萨马兰奇的葬礼就曾在此举办。只由于身处于同一城市圣家堂的巨大光环之下,巴塞罗那大教堂才被严峻忽视了。高耸入云、气势磅礴的大教堂相比较起圣家堂更多了一份古典美。 教堂前的“诺瓦广场”是各种扮演、节庆活动和商场的聚集地,每周四在这儿有古玩跳蚤商场,我来此的时分是周日,广场上聚集了不少当地白叟,居然手拉手跳起了“广场舞”! 西班牙也是老龄化严峻的国家之一,没想到,这儿的白叟的休闲方法也和我国大爷大妈们相仿。在加泰罗尼亚温暖的阳光下,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高兴。和我国“广场舞”不同的是,他们跳的舞蹈是加泰罗尼亚的民族舞“萨达纳(Sardana)”,一群人手牵手围成一个大圆圈翩然起舞。 萨达纳舞现已有上千年的前史,远在古罗马时期加泰罗尼亚就现已呈现了萨达纳舞的雏形,其时的舞蹈还比较简略,加泰罗尼亚人在农闲时没事儿干,有个叫萨达纳的女孩就常常自编一些简略的舞蹈,教给乡民们一起跳。一朝一夕,人气也越来越旺,就以这个女孩的姓名给舞蹈命名。跟着时间的推移,后人又加以改进,音乐家们专门谱写了乐曲,将其奉为加泰罗尼亚大区的“区舞”。二战后的20世纪中叶萨达纳舞的意义也越来越丰厚,人们认为它不只能文娱健身,还能促进“民族团结”,舞者站成一个圆圈没有凹凸之分。在加泰罗尼亚区域种舞蹈备受欢迎,大大小小的节日聚会上都会安排跳。舞者至少4人手拉手围成一个圈,最多可达20人。它跳法简略,易学易懂,既健身又文娱,还能增进人与人之间的爱情。毕加索曾称誉这种舞蹈为“魂灵的共响”。巴塞罗那的广场舞可不是用的略带扰民的音响,“晋级”成了乐队现场配乐,哇,这一下子就显得“巨大上”了。穿着规整的乐队在当地被称为“Cobla”,坐在教堂前的台阶上,为广场上的白叟演奏愉快的乐曲,以加泰罗尼亚的民乐单簧管和其他管乐器为主,前面还摆放着他们克己的音乐光盘出售。在乐队的配乐下,路人和游客纷繁停步,乃至有人斗胆地加入了他们的部队一起跳。乐队所在的这个台阶也有来历,当年就在这个台阶上伊莎贝拉女王接见了发现新大陆后回来的哥伦布。 走在大教堂周围的一条街巷上,一抬头便望见了远处的一座廊桥。走近看它衔接起了大街两旁的修建。这座哥特式的“过街楼”也是巴塞罗那仅有的一座过街楼,火焰般的繁复规划是哥特式修建的模范,宛如弗拉门戈舞女郎服装上的花边,令人从心底情不自禁一种炽热,一如加泰罗尼亚区域的阳光。 过街楼的底部也十分精巧 我静静地看着这座过街楼,时空似乎在这一时间凝滞了下来。在北京城的老照片上曾看到过,当年老北京也有相似的修建。只可惜现已跟着韶光的消逝,消失在轰轰烈烈的城市改建中了。 狭小的街巷曲径通幽,商铺、酒吧前不时探出几盏特别的街灯和散发着幽香的花卉,宛如置身于迷宫之中。需求特别注意的是:哥特区有些街巷过于偏远,夜晚切勿单独前往。=============【作者:沙漠玫瑰】举世游览达人,游览体会师、自在撰稿人、嘉宾掌管。已只身游览过五大洲近50个国家,200余座城市。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